歡迎訪問 重慶118考試網(ilkdeneyim.com)

重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網 | 重慶事業單位招聘 | 重慶企業招聘
重慶118網

26歲,女性,月薪6萬:這個年輕人的副業有多瘋狂?

時間:2020-04-27 16:01 來源: 重慶118百科知識網 網址: www.ilkdeneyim.com 編輯:小多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這段時間,抖音裏出現了不少“被裁員”、“被降薪”後,馬上要還不起房貸、車貸的視頻。

網友們驚呼:

原來我們的“收入結構”竟如此不堪一擊啊!

一個人,一份工作,養一個家,這樣的模式未來可能要一去不複返了。

前幾天,我遇到一位副業達人,26歲開始做副業,從每月5000元的普通財務,到現在副業6萬的自由職業者:開手賬課、做知識社群、經營自媒體、帶貨,一個也沒落下。

她說了一句話,讓我持續反思:

“我不止一個副業,就像不能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,人也不應該被一份工作捆綁住一生。”

聽完真是醍醐灌頂,我身邊還有不少人糾結要不要做副業,發愁怎麽做副業,牛人已經在想怎麽把N個副業串起來了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以前總聽人質疑,做副業的人,一般都幹不好本職工作。

朋友在一家快消品公司做HR,老板在招聘時,讓他加一條,主流平台粉絲量超過5萬的應聘者優先。

他一時不解,老板說,“現在是全員營銷,我不僅要招一個員工,更要一個能帶貨的渠道啊。”

主業和副業隨時可以打通,資源共享,老板看重的早就不是你像老黃牛一樣的勤奮,而是你能給公司賺多少錢。

與其糾結細枝末節,不如想想怎麽把副業做強做大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對普通人來說,副業早已從可選項,變成了必選項,因為賺錢真不能隻靠主業。

昨天,和朋友聊天,她羨慕的跟我說,“我們公司一個不起眼的95後小姑娘,原先做文案策劃,趁著疫情這段時間休息,在家做了美食視頻,已經有2萬多粉絲了,光是直播打賞一天就有好幾百。”

“你永遠不知道和你一起上班的同事,她在做的副業是工資的幾倍!”

這話真一點不假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一位在國企做中層管理的同學,月薪隻有1萬多,僅夠家用,但他這幾年換了兩套房,還買了一輛好車。有次聚會,大家問他有什麽理財秘籍,這麽快就買房買車?他笑著說,哪有什麽秘籍,不過是自己辛勤做副業賺的。

前幾年,他遇到了上升的瓶頸,可又沒有勇氣離職創業,就先從副業做起,慢慢的有了合夥人、團隊,一點點做大,賺的錢是工資的幾倍。這才讓他意識到,副業賺錢並沒有太困難。

“曾經感覺月入過萬是很遙遠的事,從畢業4000到10000月薪,整整用了10年,做副業3個月就突破了1萬,到第5個月時,就再也沒下過2萬。”

馬無夜草不肥,人無副業不富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不僅如此,做副業還是對人生財務的提早布局。

領英創始人Reid Hoffman有一個經典的“ABZ理論”,他說,在任何時刻,手中都需要有三個計劃:

A計劃、B計劃和Z計劃。

很多人會把它們分別理解為主業、副業和存款,其實ABZ告訴我們一個經典道理:

狡兔三窟,人永遠不應該把機會和風險都堵在一個籃子裏,哪怕是安穩的體製內、500強企業,危機到來的時候,沒人有義務通知你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朋友圈和脈脈裏,每天都能看到各種裁員、降薪的消息:

迪士尼10萬員工停薪,途牛高管降薪60%,捷豹路虎管理層工資推遲,拜騰領導層減薪80%,萬達電影裁員,華夏人壽幹部停薪留職、鼓勵創業。

很難想象,如果有一天收入的80%消失,何時恢複又遙遙無期,生活要如何繼續?

副業已經成為很多人職業發展的“plan B”,在職場爬梯子遇到天花板,除了選擇打開,還可以嚐試爬另外一個梯子。

這波疫情讓更多人意識到,看似穩定的職業發展道路,其實暗藏玄機,行業風險、企業風險、個人年齡和技能老化的風險,任何一個不確定因素都會讓生活立刻陷入窘境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這樣一份停工通知,背後是多少員工幾個月沒有著落的生計。

這其中的無奈,隻有人到中年才體會最深。

電視劇《小歡喜》裏,黃磊飾演的方圓就是一名突然被裁員的中年人。

麵對被裁員,他曾瞞著家人找新工作,但屢屢碰壁,競爭力還不如一名應屆畢業生;

為了不讓家人擔心,他每天一早出門假裝上班,見到朋友和家人還要假裝開心。

最終,他無奈,先開起了滴滴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然而,這並不是電視劇裏才有的橋段,我身邊的兩個45歲的中年朋友也經曆過這樣的尷尬時刻。

對於大多數人來說,生活的主要任務就是謀生。

副業就像一身遊泳衣,潮水退去,人們都在裸泳時,至少還留有一份體麵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副業裏不僅有現實的生活,還有“詩和遠方”。

我認識小肖時,她還在上研究生,畢業後進入了一家大型設計院做規劃設計,但她說最喜歡的是室內設計,可當年報誌願時,父母說做建築設計才高大上,她選了這一行。

她對室內設計一直很著迷,去年,她拿下了天津意風街附近的3套民居,自己親手設計、改造成了不同風格的民宿。這裏離火車站很近,又是旅遊觀光區,外地客人很多。第一個月就賺到了7000塊。

她說,現在已經離不開這份副業了,每當看到客人讚歎她房子的設計時,她特別有成就感,這是主業給不了她的。

副業剛需,不僅僅是賺錢的剛需,更是多元化人生的剛需。每一份副業,都是一種新的可能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我曾經對身邊做副業的100多位朋友做過跟蹤和統計,大多數人做副業賺不到什麽錢,即使賺到些錢,也經常會無疾而終。而真正堅持下來一年以上,並且月入過萬的斜杠,竟然寥寥無幾。

在和他們的交流中,我發現了副業賺錢的秘密:選擇一份高級的副業。

什麽是高級的副業?

一邊賺錢,一邊讓自己獲得指數級的提升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我舉一個例子,如果你既會寫作,也會開車,有兩份副業同時擺在你麵前:

一份是做自媒體,一份是開滴滴,你會選擇哪一個?

大多數人可能會選擇立竿見影月入5000的滴滴司機,但是副業的收入不會隨著開車技能的熟練而顯著提升,但自媒體寫給100個粉絲看,和寫給100萬個粉絲看,收入相差可不止萬倍。

大多數人的副業,隻能算是“兼職”,靠單次出售自己的時間,想賺的越多,就要投入更多時間。比如開滴滴,想要多賺錢就要多接單。

兼職收入=兼職時長*兼職時薪,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快速提升時薪,想要多賺錢,就要投入更多工作時間,但時間是有限而稀缺的,不吃不喝不睡,上限也就24個小時。

所以靠兼職每月多賺1000元不難,想要月入過萬,就要重新思考選擇副業的本質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副業的本質是什麽?不過就是用下班後的8小時,再經營一份生意。

這裏有兩個關鍵詞:“下班後的8小時”,“經營一份生意”,我們試圖去找到高級副業的密碼:

“高級”副業最終是一份“睡後收入”

很多人說,做副業最大的困擾就是時間緊、強度大,工作8小時裏搬完磚,下班之後還要接著搬磚。

很多人的主業就是人停錢停,一旦不做事,就不再有收入了。

如果副業還是一份極度依賴人力的工作,那麽本質上,它和主業都是同質化的。

高級的副業一定是“管道型”生意,而不是“提水桶”,最初需要時間搭建,一旦完成,就會有源源不斷的水流進來。顯然,下班開滴滴就是提水桶,而做自媒體就是建管道。

一篇文章可以被很多人看到,廣告收入、打賞、流量收入等等源源不斷,即使睡覺也會有進賬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  • 高級副業一定是“超級杠杆”

什麽是「超級杠杆」 ?

超級杠杆,就是可以把你的「個人能力」,放大幾百倍,甚至幾千、幾萬倍的平台。很多人不能理解,為什麽有人做副業,做著做著開了公司?秘密就在這裏。

一位做稅務的朋友,在2016年開通了「在行」,陸續接單,慢慢他在這個平台上認識了各種中小企業老板,都想請他幫忙,於是他幹脆辭職,成立了工作室,現在每年有近千萬的谘詢費和服務費。

「在行」這個平台對他來說,就是一個「超級杠杆」,把他的能力和經驗從一家公司,放大到幾十家公司的業務中。

而對很多人來說,兼職型的工作反而是「超級短杆」,限製了你的才華、野心和努力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樊登讀書的創始人樊登曾說,要做“複業”,而不是“副業”。真正的複業是“君子不器”。

你不僅僅是一個老師,你還可以是一個主持人;

你不僅僅是一個公司的職員,還可以是一個品酒師;

還可以是一個戶外運動俱樂部的負責人。

說白了,超級杠杆是給你更大的施展空間,而不是把你陷在另一份為糊口而做的工作裏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  • 高級的副業能對衝主業的風險

“對衝”這個詞,最早是用在金融領域,隻要談到降低風險,就會想到它。

有一個解釋對衝原理最簡單的故事。

一位老奶奶有兩個女兒,大女兒嫁給了賣雨傘的老板,小女兒嫁給了洗衣店的老板,下雨時,大女兒家的生意好,而晴天時,小女兒家的生意棒。

把雞蛋放在不同的籃子裏,恰好這兩個籃子是蹺蹺板的關係,不管市場怎麽變化,都能獲得確定性的收益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把這個思路用在了副業上,用副業來對衝主業的不確定風險。就像“爾康”周傑在東北種植優質大米,成了身價過億的農場主。

他說,不管什麽情況下,人總是要吃飯的,這是他選擇副業的邏輯。人可以不煲劇、不娛樂,但不能不吃飯,而且越是有危機,就越注重健康。

體製內的安穩也需要一份體製外的副業來對衝溫水煮青蛙的環境。穩定的低收入和有風險的高收入也是對衝。

知乎上曾有高讚問題:穩定的月薪3000和有風險的月薪30000,你要哪個?

有人回答,這兩者根本就不是對立的,拿月薪3000的工資,幹著月薪3萬的副業。

對“副業精英”而言,做一份“高級”的副業,才是他們的極致追求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也許,從來就沒有所謂的“鐵飯碗”,真正“鐵”的唯有自己賺錢的本事。

而是所謂的“職業天花板”早已限製不住副業精英們的開源之路。

主業是一維空間,副業就為我們打造出一個二維賽道,與其在一個不那麽有優勢的主業賽道裏苦苦撐著,不如找一個感興趣的副業大展拳腳。

進一步是創業,退一步是兼職。

副業更像是一條中庸之道,給職場人更多的機會,也對衝掉更多的風險。

成年人的世界裏沒有“容易”二字,更沒有童話。

唯有用副業早早布局,才會在未來不確定的世界裏,活得愈發有底氣,愈發從容淡定。

26歲,女,月入6萬:這屆年輕人,搞副業到底有多野?



更多關於"26歲,女性,月薪6萬:這個年輕人的副業有多瘋狂?"信息,請多多關注哦!

本文信息參考自:中國人事考試網

二維碼
意見反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