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 重慶118考試網(ilkdeneyim.com)

重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網 | 重慶事業單位招聘 | 重慶企業招聘
重慶118網

職業愛情:馬旭(30)這個女孩沒有被拒絕

時間:2020-04-23 13:50 來源: 重慶118百科知識網 網址: www.ilkdeneyim.com 編輯:小多

文/韓雪麗

【本文由作者授權發布】

職場愛情:駙馬(30)這姑娘沒讓人拒絕過

駙馬----見麵

何湘楚離開了咖啡館,卻有些不可置信,李易海是這樣的人嗎,不聽他親口說,她不肯相信,她還是撥打了李易海的電話,李易海看了來電,有些困惑,史原君沒講明白嗎。他沒有接,而是用座機回給了史原君,情況怎麽樣,你說清了嗎,史原君保證,我當然說清了,怎麽了。李易海有些苦惱,她給我打電話,我怎麽說。

史原君心想,我怎麽知道你怎麽說,他說,你拒接是一個態度,直接說也是一個態度,你看吧。

李易海看著一直在響的手機,終於接聽了。

何湘楚說,我以為,你不接我電話了。

李易海說,我們總是同學,總是朋友。

何湘楚冷笑,隻是不是女朋友是嗎,你是想告訴我,是我的一廂情願,一切是個誤會,對嗎。

李易海咬咬牙,我們真的隻是同學,相親的事,是一個誤會,我是為了應付我媽媽,不是我的本心,我們不合適,真的不合適,我是打算先立業後成家,現在不考慮。

何湘楚追問,你是為了先立業後成家,還是隻找對你事業有幫助的人,史原君說對你來講,事業和成家,也算是一回事,對嗎。你是認為,我對你的事業,不會有幫助,對嗎。你不是在找老婆,對嗎。

李易海有些難堪,對不起,我,我也解釋不清,他那麽講,一半一半吧。

何湘楚全明白了,我們見一麵吧,不見一麵,我不死心,我要親口聽你講,李易海,你在我心裏,不是這樣的人,我不認為,你會出賣自己。

李易海頭大,他沉默了半晌,不見吧,見了對大家都不好,湘楚,我們做好朋友不成嗎,一定要讓我難堪嗎,我有我的無奈,我沒有你想的那麽好,我也不容易,我真的是無奈。請你, 不要怪我,而且,我們之間,還沒有開始,我不算是傷害你,對吧,我也不想傷害你。

何湘楚終於罵出,懦夫,然後掛斷了電話。

她一個人走在街頭,這個季節,已經是初夏了,街上的人不少,大家都著了夏裝,何湘楚歎了口氣,原來是一場夢嗎。本以為,自己得了良人,原來是一場錯覺,可是李易海看她的眼神,分明有情有意,她不相信,他對她無情。

他明明有情,卻極為撇清,一句話,我們還沒開始,無所謂傷害,可是,真的這麽簡單嗎。

她何湘楚是什麽人,從來沒被人拒絕過,都是自己拒絕別人,這一次,不能就這樣。

職場愛情:駙馬(30)這姑娘沒讓人拒絕過

此時,李易海掛斷了電話,有些感傷。他給史原君打電話,我們喝一杯吧。

史原君正和丁欣交代合同的事,明天你交給李易海,這樣你就能過關了,我把聯係方式給你,有事你和製作公司聯絡。

丁欣連聲說謝謝。

謝謝了,我聯係了幾家,都沒這個價位,你太厲害了,你還真是做業務的天才。

史原君苦笑,這就天才了,天才也太容易。

二人正說著,誰也不提何湘楚,是不好提,都默契的繞開這個話題,好似沒發生過。

史原君是真的不介意,他沒當事,他聽了李易海提了過程,他感覺,就是一次相親,這樣的收場,沒什麽不對,何湘楚能有什麽可抱怨的,不是戀愛,不是婚姻,有什麽可介意的,隻是看她的表情,很不高興,好似吃了大虧,他感覺,這姑娘沒讓人拒絕過,所以才這樣,應該更介意的是麵子問題,不一定是為了愛情,哪裏有什麽愛情,還沒開始,當年在學校,也沒見校花對李易海有什麽好感,平心而論,這幾年,李易海比當年的氣質更好,如今多了些雅致,多了些內涵,所以更優雅。

可能這姑娘在社會上混了幾年,才發現李易海是算出眾了,不過,最出眾還是一張臉,一張嘴,一個人生了一張好臉,還有一張好嘴,氣質不錯,人還看上去挺紳士,還有個公司經理的頭銜,家裏還準備好了婚房,這個條件,也算是拿得出手了,當然,史原君能看到李易海的缺點,比如軟弱比如虛榮,比如急功近利,可是別人看不到,別人眼中的李易海有什麽缺點呀,沒有。

他有些理解,可也不以為然。

憑什麽,你漂亮,你就要風是風要雨得雨,天下的人,比你努力的多了,比你經曆不順的人多的是。你有什麽可受不了拒絕,你做做銷售員,天天讓人拒絕,還讓人轟出來,都是平常。

所以他對美麗的校花,一點不同情。

丁欣不提,是不知道怎麽講,好似李易海不對吧,可是人家沒開始,沒算拋棄呀,難道一次相親,就要結婚嗎,這說不過去,可是她心裏不好受,不完全是為了何湘楚,更是為了李易海,她明白,如果李易海像從前那樣自己拒絕,說明他不在意,隻有他不想麵對,才托別人來出麵,他讓史原君出麵,就說明了他在意何湘楚。

想到李易海在意何湘楚,而卻要放棄,她就感歎萬分,本以為李易海這樣的人,能隨心,可是原來也不能,她替李易海感到傷心。他心裏一定不好受。

史原君接了電話,得,我要陪老板喝酒了,你,自己回去吧。

丁欣起身,少喝點吧,那東西,對身體不好,你們都少喝,李總既然做了選擇,就不必要如此,拿不起放不下,就沒意思了,一個人對與錯,都要認了。

史原君點頭,對,自己做的決定,就不必擺這付姿態,好似悲劇人物。

他起身,付了咖啡帳,丁欣看看咖啡,隻喝了一半,不想浪費,這個地方,她是不來消費的,來過幾回,也是陪了程清瑤,她說,你先走吧,我把咖啡喝完了,不能浪費,挺貴的。

史原君點頭,挺貴,他也端起來,喝完了,才離開。

丁欣有些驚訝,他以為史原君不會介意浪費不浪費,沒想到他介意,他到比李易海務實,不那麽要麵子。

丁欣一個人,慢慢的品著咖啡,一時感歎萬分,是不是就因了這樣的情調,李易海才一定要出人頭地,這樣的生活,是不是才是他要的。

其實李易海的生活,比一般人強太多,他是本地人,外地人要奮鬥買房,可是他不用,或許他要的是墅質生活,這個詞匯,讓她有些啞然,別墅代表了一種生活方式,是方式,不代表幸福,但肯定代表了財富和某種意義上的成功。

可能這就是李易海的追求。

她其實好想看看現在的李易海,是什麽表情,是痛苦,還是輕鬆,或者都有吧,兩種感覺交織在一起,是不是也是一種無可奈何,他的選擇,他做主,可是做了,又如此的不快樂,圖什麽,可能,這是他的生活方式嗎。

看著夜色中,匆匆而過的人,丁欣明白,自己這樣的悠閑,真像是偷來的,她把合同放進書包裏,明天,還有一大堆的事,還要抓緊時間跑中介,看房,談價格,史原君說,這是大事不要急,最好找一個滿意的,畢竟多找才有機會。她可不想花錢裝修,那隻好找個相對來講,不用裝修的。

職場愛情:駙馬(30)這姑娘沒讓人拒絕過

駙馬----傷害

何湘楚感覺被傷害了,其實李易海不考慮她的原因,居然是嫌棄她沒個好背景,不能幫助他的事業,她冷笑,李易海,我要讓你知道,我可以找的人,比你強百倍。

何湘楚回了家,臉上的淚,已經幹了。

她從小到大,才貌雙全,上學時一直是校花,人見人誇,在親戚的孩子裏,也一直是眾人拿來作榜樣的,她想,我什麽時候讓人嫌棄過。

她洗了臉,在鏡子前看著自己,依然年輕依然美麗的麵龐,李易海,我要讓你後悔,我何湘楚,不是你想甩就甩。

她拿出一張報名表,這是南城地產,在征集形象代言人的報名表,要求代言人,年齡在二十到三十之間,氣質高雅,形象溫婉。

她認真填寫了,她原來對這類活動,不感興趣,可是這一次不同,她要掙錢,她要出名,要尋找新的機會。與此同時,她也報了電視台舉辦的業餘主持人大賽,她的普通話拿過全國比賽的名次,現在,主要是找個人培訓一下儀態,其實她長期健身,身材一直不錯。

她打開電腦,把所有的計劃,一一輸入電腦。

她想,我不能這樣了,我要奮鬥,我要做另一個不同的何湘楚,對,要找個經紀人,指點和包裝一下自己。

可能醒悟太晚,現在二十五,要是早幾年努力就好了,不過想想,她有她的優勢,她拿了在職研究生的文憑,她是高校的老師,是典型的知性女子,這個年紀剛剛好。

她給自己鼓勁,我要做不一樣的何湘楚,對了,還要改個名字,何湘楚,有些繞口,叫何楚楚,楚楚動人的意思。

何楚楚,自此之後,她是何楚楚。

何湘楚的夢,醒了。讓一個叫李易海的人打醒了。

他居然不見她,就打發了她,這真是奇恥大辱。

她不知道,這時候,李易海正和史原君在酒吧裏,一杯一杯的喝著,真有了醉意,李易海盡情的喝著,真有些借酒澆愁的感覺,可是史原君卻不解,路是你選的,人是你拒絕的,你難過幹什麽,沒人逼你呀。

他不解,不過,他不能喝,兩個人,總要有個清醒的,還是他清醒吧,他沒有多少誌向,小富即安的想法,他看中了上升趨勢的房地產,隻想炒房子,沒有資金,所以,隻想弄個一兩套,夠這輩子豐衣足食養活老婆孩子就成。

他家裏不是沒房子,可是,一不在他名下,不能讓他炒作,家裏的態度很明顯,房子在父母名下,他可以住,隻是如此。為的是,怕他將來結婚,萬一離婚,房產外流,他苦笑,現在這個時代,還沒結婚,先想著離婚。二是,地段一般,都在二環外,而且,房型都一般,他看不上。他還是想住在市中心,感覺方便。

現在,因了程清瑤的幫忙,輕易拿下南城地產的雲端項目裏的兩套房型,他心中明白,這個項目,現在是開工階段,到了能貸款的時候,價格肯定大有漲幅,他有極大的獲利空間,他的想法是,留一套出一套。最好利潤空間,能補足那一套的差價,他有信心,他拿的價格,本就是最低的,團購價格,到了一年後,或者兩年後,應該有大的上漲空間。

他現在考慮的是,如何掙一筆快錢,再炒兩套房子。可是有難度,他的茶葉店,不溫不火,小有利潤,他也有他的煩惱,他想周日回家一趟,看如何從父母那裏,弄出點錢,再投雲端一套房子。

職場愛情:駙馬(30)這姑娘沒讓人拒絕過

他清楚父母手裏有點錢,是為了他結婚用的,一直存著,如何能摳出來,他也有考慮。

李易海出來喝酒,到不嘮叨,就是悶頭喝,不一會兒,就喝趴下了。史原君歎氣,招手叫來服務員,結了帳,讓人幫他把李易海扶進了車裏。

他想了想,還是送到李家吧,起碼家裏有人,能照顧一二。

到了李家,給李大海打電話,幸而他在,下了樓,看見醉酒的哥哥,有些驚訝,我哥酒量不錯,從來沒有喝醉過,這是喝了多少。

史原君說,是不少,有點急,這個客戶酒量太大了。

他和李大海二人一起動手,把李易海弄進了李家,沈明媚跑來,看著醉酒的兒子,皺眉,怎麽喝成這樣,不像話,一點自製力沒有,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呀,她一直在批評兒子,李大海不說話,和史原君把哥哥扶進了臥室,安置好李易海,史原君頭上冒汗。

職場愛情:駙馬(30)這姑娘沒讓人拒絕過

李大海雖然不善與人交往,可是和史原君是常見的,連聲道謝,麻煩你了史大哥。

史原君還聽見沈明媚的批評和埋怨,他笑笑,沒事,給你哥床頭放杯水,要是半夜醒了,估計嗓子會冒煙,他也不容易。

史原君離開了李家,耳朵才清靜些,想到沈明媚的高聲大氣,他心想,李易海也不容易,他聽李易海提過,沈明媚心高氣傲,總嫌丈夫老實,兒子不爭氣。害得她在人前抬不起頭。

相對來講,他的父母,到是省事,隻要他吃飽穿暖,身體健康,別無所求,他媽的話,怕什麽咱家有幾畝地,夠你吃飯了,隻要吃飽了就成。從不指望他成名成材,隻要他快樂就好。

他有些慶幸,也遺憾,父母對他有些放養,所以他的功課,完全是憑自覺,其實如果他們管得嚴些,也許,他高考的成績,能比現在強不少,上一個好一點的大學。



更多關於"職業愛情:馬旭(30)這個女孩沒有被拒絕"信息,請多多關注哦!

本文信息參考自:中國人事考試網

二維碼
意見反饋